搜索
当前所在位置: 主页 > 热门资讯 >

国家统计局公布了2018年平均工资,你拖后腿了吗?

发布时间:2021-09-03 05:25 作者:资讯 点击: 【 字体:

收入决定了生活质量,工资决定了心情好坏。

国家统计局近期公布的2018年全国平均工资数据中,其实显示了一些拿到好工资的趋向,值得分析一二。

首先看看不同经济成分的平资工资水平。从城镇私营单位与非私营单位看,非私营单位就业人员年平均工资及增长幅度,均优于私营单位。具体的数字为,2018年,非私营单位就业人员年平均工资82461元,名义增长11.0%;城镇私营单位就业人员年平均工资为49575元,名义增长8.3%。说明在收入水平方面,非私营单位总体比私营单位好了不少,不仅好了不少,而且增长的趋势也是更不错。

大家经常看到私营单位一些比较光鲜的案例,其实它们是众绿丛中的一些花朵,花朵的鲜艳自然比绿叶吸睛,但是不起眼的绿叶毕竟是更多数的。比如,2017年,华为人均工资接近了70万元。这样的高收入民企,属于私营单位中的金字塔塔尖,塔尖与塔底是差距不会是一般的。

其次看看哪些行业的平均工资高。从城镇私营单位与非私营单位看,同样是信息传输、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这个行业平均工资最高。这个好理解,大数据的价值更加显现,以大数据为基础的智能化时代正在走来,作为一个月平均工资超万元的行业,行业的价值度高、创新含量大,折射为平均工资高,非常顺应逻辑。这是一个技术为王的时代,创新的价值高于简单的重复。

相反的,劳动力密集型的行业,平均工资却往往落在最后面,比如农、林、牧、渔业年平均工作只有36375元。这跟信息传输、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年平均工资147678元相比,有着天壤之别。平均工资最低的行业,面临着如何实现行业现代化的任务,可以说,没有现代化,就没有更好的工资水平。

最后看看哪些地区平均工资高。从统计结果看,年平均工资由高到低依次是东部、西部、中部和东北地区。这个结果也与我们所见是一致的。改革开放以来,东部经济的发展速度是大大高于其他地区的。为什么有那么多的人,要拼死拼活奔向东部的热点城市?原因不会不包括这两样:机会多与工资高。虽然这些城市房价也可能很高,但这并未阻拦住人们进发的热情。

综而言之,虽然平均工资说明不了太多的东西,虽然收入水平很多是取决于个人能力而不是其他,但是一个好的赛道,更容易让你在每年的平均工资数据中,不会成为拖后腿的那一拨。

1月18日,国家统计局公布了2020年全年经济的最新统计结果,在第一季度GDP出现明显的收低探底后,二到四季度逐季上升,四季度的增速6.5%更是创下两年来的新高,全年GDP以增长2.3%收关,实现逆势反弹。对于中国2020年GDP突破100万亿大关,多数外媒均予与积极评价,但也有个别外媒报道,中国2020年GDP增长只有2.3%,是40多年来最低。对此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在记者招待会上进行了回应,无论是质量还是数量,全面还是局部,广度还是深度,中国正成为全球经济分量更重,含金量更高的领跑者。

为什么对统计数据的解读会上升到外交层面呢?长期以来国外经济学界对中国统计数据一直存在质疑的声音。例如,美联储前主席伯南克和奥尔森,就曾撰文认为,通过数据研究发现,国家统计局所做的数据序列比其他国家的数据序列的波动要小得多,这就让中国的整个时间序列看起来似乎不太可靠,至少和其他国家无法直接相比,这种所谓的平稳性更可能是技术问题,比如收集的变量不够丰富,比如是不是没有很好调节根据季节以及价格变动的各项因素,或者是数据的收集分项是不是不够细致。对此,国外学界采用用一些替代性措施和替代性方案来追踪中国经济数据,例如,能源消耗变化、克强指数、卫星光强度等等。

2020年,在全球经济处于深度衰退之际,中国经济率先反弹并取得正增长,整个经济运行态势总的来说符合各方的预期。但是,在经济复苏的过程中也存在不平衡的状态,消费的复苏滞后于工业和投资,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比上年增加2.8%,固定资产投资比上年增长2.9%,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比上年下降3.9%。2020年最终消费支出占GDP比重为54.3%,较上年下降了3.4%,让整个消费占GDP比重退回到2010年最低点,个人消费仍是经济中最薄弱的环节,这离向消费型社会的经济目标渐行渐远。

也许我们到了应该淡化GDP增速的时候了,因为这样的增速并不能够告诉我们2020年中国的经济到底发生了什么。我们看到中国经济增长的大部分健康来源都出现了收缩,不健康的非生产性的增长被用来应对疫情对经济的冲,例如房地产和基础设施投资以及一些过剩产业的企业生产。经济活动总体的增长虽然上来了,但是靠供给侧的措施所推动的债务比例上升了25个百分点,整体债务水平达到280%,这并不不符合真正意义上的经济规律。即便是最为耀眼的的出口增长,虽然货物贸易进出口同比增长1.9%,其中出口增加4%,进口下降0.7%,贸易顺差增加27.4%,但是从国际收支的角度看,出口扩大的同时进口也收缩了,进口收缩意味着居民以及家庭所存留的GDP净余额有所减少,贸易顺差的飚升加剧了贸易失衡,给今后的贸易摩擦埋下隐患。而且,我们不断强调以内循为主,内循环和外循环共同发展的经济策略,但是目前这种状况实际上是加重了对外循环的依赖。

在2020年经济数据中,最令人担忧的是居民和家庭收入的增长落后于经济增长,数据显示居民可支配收入实际增长2.1%,居民人均消费支出实际下降4%。从国家层面来说GDP增长意义重大,然而对老百姓来说则不尽然,因为要看经济是靠什么拉动,财富如何分配。2020年M2增加了10.1%,社融增加13.3%,M2增幅超出GDP增幅近8%,也就是说这8%没有对应的财富,老百姓手中的钞票又毛了。而且央行在向市场提供流动性的过程当中,富人不用承受通胀的压力,可以用获得了的流动性以最低的价格买入资产和商品,等资本通过金融体系层层过滤到老百姓手里的时候,资产价格已经上升了,换句话说呢,钱已经不值钱了,贫富差距由此越拉越大,最终也会加剧经济失衡,拖累经济增长。

阅读全文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