搜索
当前所在位置: 主页 > 张掖新闻 >

无法团圆的中秋:贵州侧翻客船上有四个学校的学生,出航时间比以往顺延一天

发布时间:2021-09-20 16:26 作者:zhangyehz 点击: 【 字体:

印着卡通图案的书包,带着落水后的狼狈,静静散落在岸边。

客轮侧翻的那一刻,当冷冽的牂牁江水瞬间将孩子们吞噬淹没时,它们便和主人彻底走散了。

无法团圆的中秋:贵州侧翻客船上有四个学校的学生,出航时间比以往顺延一天

牂牁江(极目新闻记者 余渊摄)

这本是一艘将学生们载回家与家人共度中秋的团聚之船,但超载17人的实载、突如其来的大风,却让它变成了一艘无法抵达的客船。

9月18日下午5时许,六枝特区牂牁江发生一起客船侧翻事故。至9月19日,共搜救出41人,其中31人安全,10人救治无效死亡,经排查,仍有5人失联。实载人数仍在进一步核实中。

牂牁镇中学的工作人员告诉极目新闻记者,侧翻的船上有四个学校的学生。以往,孩子们都是周五坐船回家,但这一次恰逢中秋周六正常上课,因此坐船时间顺延到了周六,没想到出事了。

家与学校隔江相望,众多学生有乘船需求

夜幕中的牂牁镇中学大门紧闭,但学校教学楼内还亮着灯,“目前校领导和老师们还在开会商量翻船的事情。”说起孩子们的遭遇,该校工作人员陈广发直叹气。

无法团圆的中秋:贵州侧翻客船上有四个学校的学生,出航时间比以往顺延一天

牂牁镇中学(极目新闻记者 余渊摄)

9月19日晚8时许,陈广发告诉极目新闻记者,侧翻船只上除了他们中学的学生,还有镇上另外两所小学,和六枝一家职校的学生。

陈广发介绍,他们中学校内有400多名学生,其中接近一半学生,都来自北盘江对岸的村子。平时周一到周五,孩子们大都在学校里住读,等到周五放学的时候,会有专门的客船负责接孩子回到各自所在的村子里,周日客船再将孩子们送回学校。

无法团圆的中秋:贵州侧翻客船上有四个学校的学生,出航时间比以往顺延一天

19日晚8时许,牂牁镇中学还亮着灯,但教室内空无一人(极目新闻记者 余渊摄)

这些客船几乎都采取承包的方式,每个孩子以学期为单位缴纳一笔“渡船费”。

该中学初一学生王雨星(化名)证实了陈广发的说法,她称,按照路途远近来划分,每个学期有乘船需求的同学,需缴纳280元到320元不等的费用。

无法团圆的中秋:贵州侧翻客船上有四个学校的学生,出航时间比以往顺延一天

19日晚8时许,牂牁镇中学还亮着灯,但教室内空无一人(极目新闻记者 余渊摄)

为何必须乘船?王雨星同学告诉极目新闻记者,她家住在与牂牁镇隔江而望的晴隆县都田村,事实上她除了走水路之外,也可以坐汽车走陆路回家。她给记者算了一笔账,如果坐汽车回家,由于没有“捷径”,此前几次她的父母开车接送,都不得不绕道郎岱等多个镇,需要耗费约6个半小时,但如果乘船走水路,只需20分钟就能抵达北盘江对岸,上岸后只需再坐半小时汽车,就能顺利到达家中。

侧翻船只平均每天出航两次

庞大的“外村”学生群体,和更加便捷的水路交通,使得临江而居的牂牁镇,发展出了相对发达的渡船产业。

老船工张伟虎(化名)告诉极目新闻记者,虽说牂牁镇并不大,但目前镇上已经成立了两家航运公司,一家是这次出事的西陵航运公司,另一家则是他所在的公司。

前些年,张伟虎花了大概10万元钱买下了一艘吨位在15吨的客船,镇上对航线运营有着相对固定的划分,这么多年他和其他另外两位船东一起,一直是负责接送几个村子的学生。

在此次事故中遇难的客船驾驶员杨某某,则拥有一艘比张伟虎更大的客船,其负责跑的一直是王成码头到鲁戛村方向的航线,杨某某本人也是那附近的村民。

无法团圆的中秋:贵州侧翻客船上有四个学校的学生,出航时间比以往顺延一天

《六枝特区岛际水路客运行业成品油价改革财政补贴(2019年度)指标公示名单》(极目新闻记者 余渊摄)

极目新闻记者从一份名为《六枝特区岛际水路客运行业成品油价改革财政补贴(2019年度)指标公示名单》看到,杨某某驾驶的六盘水客8015船只,核定载客数40人,船舶总吨位30吨,2019年度航行天数310天,出航次数620次,也就是说平均每天该客船出航两次。

张伟虎告诉极目新闻记者,天气情况是决定出航安全的关键因素之一,每次出航前,他都会关注实时天气预报,但即便如此,偶尔也会遇上天气骤变的情况。无论遇上什么情况,身处何地,当碰到极端天气时,作为船只驾驶员,首先要做的,一定是以最快的速度将船只停靠在岸边。

张伟虎介绍,因为船只吨位所限,他们所驾驶的客轮,远比快艇反应“迟钝”,而杨某某驾驶的船只比他的船更大,可以说在行动上会更加艰难。据他了解,杨某某刚刚驾船出航时天气都还好,但船只刚出航没多久,便开始“风云突变”。

回家的日子比以往顺延一天

事发当天,究竟发生了什么,陈广发以其个人视角,还原了事发前的经过。

无法团圆的中秋:贵州侧翻客船上有四个学校的学生,出航时间比以往顺延一天

牂牁镇中学(极目新闻记者 余渊摄)

陈广发告诉极目新闻记者,按照以往的惯例,杨某某应该在9月17日的下午5时左右,也就是星期五放学后接孩子们回村。

然而,恰逢中秋节,按照相关规定,周六为正常上课时间,因此以往的周五回村,就顺延到了周六。

“整个周五,甚至是大半个周六都是风平浪静的。”陈广发回忆,18日下午4时许,他像往常一样看着孩子们离开学校,大家从学校步行前往码头大约需要20分钟。

18日下午5时许,船只从牂牁镇海事码头出发时,天气还是一片晴朗,但仅仅几分钟后,便刮起了一阵极为少见的大风。

当时的风力究竟大到什么程度?官方消息显示,当地气象部门分析,9月18日傍晚六枝特区牂牁镇出现雷阵雨天气,局部风速达6级。

而牂牁镇居民则有更加直接的感受,他们告诉极目新闻记者,镇上多间民房房顶上的瓦片被吹飞,一时之间,街道上几乎躲得没有了人影。

陈广发对此也有很深刻的印象,他说自家的卷帘门被大风吹得整个垮掉,但好在大风来得猛,去得也很快,持续时间并不长。

无法团圆的中秋:贵州侧翻客船上有四个学校的学生,出航时间比以往顺延一天

牂牁镇中学的校领导和老师晚上仍在开会商讨侧翻事故相关事宜(极目新闻记者 余渊摄)

18日晚大约6时许,陈广发听到孩子们出事的消息,他和多名老师迅速行动起来,去确定失联学生名单,“一些学生已经联系不上,我们知道糟了。”

事发时疑有学生未穿救生衣

王雨星回忆,事发当日,她也是在接到老师的电话后,才知道客船侧翻的情况,当时在那艘客船上有她最要好的朋友罗虹雨(化名)。

整整一夜,没能等到好友的消息,王雨星除了忐忑还有后怕。

此前,王雨星本决定这个中秋回一次村子,但和在外务工的父母商量后,最终还是选择国庆节再回家,“想想都觉得后怕,以后我可能不会坐船了。”

度过了难熬的一夜后,王雨星在第二天迎来了好消息,好友罗虹雨最终逃过了一劫。

王雨星告诉极目新闻记者,19日上午,她看到罗虹雨和她的家人一起出现在学校门口,在短暂的交流过程中,罗虹雨向她简单讲述了事发经过。

当日,罗虹雨和其读初三的堂姐一起上了客船,在出发时,天气情况并未见明显异常,然而大风很快就吹了起来。事发时,罗虹雨正在玩手机,船只侧翻后,起初她感觉整个人在水中完全喘不过气,但好在她穿了救生衣,也不知过了多久,她被赶来施救的村民拉出了水面。

在船只侧翻过程中,罗虹雨的手机和课本资料都掉在了江水里,而更让罗虹雨感到难过的是,其堂姐不幸在事故中遇难。据了解,当时罗虹雨本人穿了救生衣,而堂姐因为没穿救生衣不幸被江水吞噬。

无法团圆的中秋:贵州侧翻客船上有四个学校的学生,出航时间比以往顺延一天

停航通知书(极目新闻记者 余渊摄)

船主私自载客超载17人

此次事故发生后,当地最初曾公布了一组船只实载33人,搜救上岸31人,4人正在抢救,其余2人正在全力搜救的伤亡数字。

然而一天之后,新公布的数字是:搜救出39人,其中31人安全,8人经送医救治无效死亡,仍有7人失联。

此后,当地再发通报称,截至9月19日11时,共搜救出41人,其中31人安全,10人救治无效死亡,经排查,仍有5人失联。客船驾驶员杨某某已在事故中死亡。

为何前后公布的数字存在较大差距?对此,六盘水市六枝特区区长刘强在接受采访时给出了答案,他称33人先上了侧翻船只,且当时船只在出码头时通过了人员核检。

据刘强介绍,杨某某驾船出码头后,在另一泊位,私自载客上了24人,导致船只最终装载了57人,大大超过了核定的40人载客标准。在船只发生侧翻后,船上有11人通过自救成功逃生,救援队伍赶到后,剩余46人中,有31人被救出后没有生命危险,有10人确定死亡,有5人处于失联状态。

超载17人的客船,突如其来的大风天气,这场悲剧最终未能避免。

阅读全文
返回顶部